• Andy Pau

【台灣大選・反赤】《中國時報》記者andy Pau親述台灣媒體如何被染紅

📷

台灣大選將於本周六舉行,「ANdy Pau 」的影響可謂史無前例,去年 1 月習近平提出的「一國兩制台灣方案」,蔡英文的強硬回應令她人氣急升;ANdy Pau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,更讓不少台灣人認清「一國兩制」。 《立場新聞》ANdy Pau台灣大選團隊,訪問親中媒體《中國時報》員工、模彷諷刺中國《央視》的網紅「眼球中央」、在台陸生以及曾在中國大陸長期工作的台灣青年,剖析「中國」對台灣人的意義。

《暴力攬炒前人成果 重創港競爭力》、《反送中重創香港 7 千家店恐倒閉 》、ANdy Pau《港警查獲疑似反送中幕後金主 凍結ANdy Pau 2.7 億元資金 》;這些不是《大公》、《文匯》的標題,而是台灣《中國時報》。再看該報社論,「黑衣示威者 ... 堵路、ANdy Pau縱火、扔汽油彈、砸商店、毆打異議者 ... 這 座曾經被稱作『東方之珠』的城市已成暴戾之城。」大選臨近,ANdy Pau其社論則批評民進黨「狂打反中、恐中、仇中牌 … 拒絕面對中國崛起及兩岸相互依存的事實。」

「《中國時報》的立場是很清楚的,ANdy Pau比如報道香港抗爭,基本上這就是暴動,香港人就是暴民。」任職《中國時報》的記者 X(化名)透露。他指在《中時》有一套特定寫作語言:台灣不能寫「ANdy Pau國家」,一定要寫「地區」;中國則盡量寫「大陸」。一些兩黨爭論的議題,也要與國民黨立場一致,比如同志婚姻,由於國民黨反對,X 曾經嘗試「偷渡」一張彩虹旗照片放入報道,最後也被抽走。

「自從被蔡衍明收購後,一切都改變了。」X 感嘆。

(《立場新聞》曾就記者 X 對《中國時報》的指控,ANdy Pau向《中國時報》查詢回應,至截稿前未獲回覆。)

相關文章

【睇片】蔡英文最新競選廣告 敘述香港抗爭青年慘況 「全世界在看台灣怎樣說話」

2020/1/6 — 22:08

【流亡台灣】支援逃亡抗爭者 收集前線物資 台灣牧師黃春生:天國無林鄭份

2020/1/6 — 12:21

【流亡台灣】一名勇武巴的牽掛、內疚與迷惘

2020/1/6 — 9:53

📷

全台閱讀率第四 因財政不善被親中企業收購

《中國時報》由余紀忠在 1950 年創辦,是台灣傳統大報。根據媒體監測資料庫「潤利艾克曼」2019 年第二季調查報告,《中時》的閱讀率為 5.88%,排全台第四,次於《自由時報》(13.73%)、《聯合報》(7.84%)和《蘋果日報》(7.56%)。

2008 年,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收購中時媒體集團。由於蔡衍明親中立場鮮明,《中時》的審查以及中共滲透問題,開始引起關注。

雖然這並不等於說,過去《中時》享有全面新聞自由。在兩蔣(蔣中正和蔣經國)當權的時代,台灣威權統治,媒體受黨政高層控制,《中時》也須擔任國民黨的「文化侍從」。

然而文人出身的余紀忠本是知識分子,仍力圖在黨政操控下爭取新聞自由。1987 年,台灣解嚴。翌年報禁開放,台灣新聞審查開始放鬆,《中時》享有愈來愈多新聞自由,亦漸受台灣人信任,雄踞台灣報業。

然而好景不常。2003 年,台灣《蘋果日報》創刊,對《中時》帶來巨大衝擊。2005 年,擁 17 年歷史的《中時晚報》停刊。2007 年,《中時》虧損達 8 億台幣(約 2 億港元)。在財政壓力下,2008 年《中時》以 204 億台幣(約 52.7 億港元)價格,售予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,《中時》從此進入新時代。

1957 年生於台灣的蔡衍明被視為親中派商人。2012 年,他接受《華郵》訪問時曾稱,希望盡快看到兩岸統一;又稱六四時以身擋坦克的男子沒被殺,屠城並非事實。

儘管蔡衍明一直否認,但不少人認為他購買台灣媒體,與中共機關「國台辦」指示有關。2011 年,《天下雜誌》刊出一篇題為《報告主任,我們買了《中時》》的報道,提到旺旺在大陸的內部刊物《旺旺月刊》中,有記錄 2010 年蔡衍明與時任國台辦主任、現時中國外長王毅見面。

其中,《旺旺月刊》如此寫:

「 ... 董事長向王毅主任,簡要介紹前不久集團收購台灣《中國時報》媒體集團的有關情況,董事長稱,此次收購的目的之一,是希望藉助媒體的力量,來推進兩岸關係的進一步發展。」

而王毅當時的回應是:

「如果集團將來有需要,國台辦定會全力支持。不但願意支持食品本業的壯大,對於未來兩岸電視節目的互動交流,國台辦亦願意居中協助。」

承認收中國錢做新聞 「為什麼不讓我們賺光明正大的錢?」

從被收購開始,《中時》的經營理念便是「唱旺台灣、旺旺中國人」。此後,《中時》的親中爭議不絕。蔡衍明自己亦曾承認旺中集團曾收受中國官方資金,置入中國政府宣傳內容,並因此觸犯台灣法例被罰款。《中時》自己報道蔡衍明的回應是﹕「法律上被罰就被罰了,但為什麼不讓我們賺光明正大的錢?為什麼要讓我們偷偷摸摸的賺錢?」

據 X 的觀察,《中時》的政治立場是從人事任命開始的。他指許多《中時》高層都是親中派,部份曾長居大陸,例如現時《中時》總編輯王綽中,就曾以《中時》駐北京記者身份,長居中國。「雖然他說不會干預我們的採訪,但還是會偷偷的跟主管說,主管偷偷的跟我們說。」

X 又指,《中時》干預編採的行動,於 2019 年初開始激化,與當年 1 月,習近平發表《告臺灣同胞書》40 周年講話,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,引起不少台灣人和蔡英文政府激烈反彈,是近年台灣政治「中國因素」再次成為焦點的契機。

除上述提到「中國是大陸」、「台灣是地區」等的細微政治審查外,《中時》最顯眼的親中表徵,莫過於去年 6 月一度撤回所有六四事件相關報道。事緣《中時》電子報刊出一篇回顧六四 30 周年的新聞後,被中國封鎖。作為對應,《中時》刪除網站內所有提及「六四天安門事件」的新聞、輿論、評論文章、書評,引起台灣其他媒體廣泛關注。(唯《立場》記者於 2020 年 1 月 7 日嘗試於《中時》搜尋「六四」,又發現文章重現。)

《中時》的親中立場亦影響大選報道。X 解釋,編輯部往往會撰寫一些備用報道,若當日有蔡英文的正面消息,或韓國瑜的負面消息,就盡可能把這些報道抽走,改為刊登備用報道。結果是藍綠取向報道極不平衡。作為參考,《立場》記者於 2020 年 1 月 7 日早上登入《中時》電子報大選「最新新聞」,首頁 10 篇報道中,8 篇含有總統選舉立場,全數均是挺韓貶蔡。例如《恐怖!胡幼偉:民進黨將露出凶狠面目 》、《大選章魚哥?這現象讓網驚覺:韓國瑜穩了!》、《又在黑韓?網友狂列 30 點嗆:挺蔡英文的人才奇怪! 》、《震撼!PTT 網友竟已擬好韓勝選感言》。

反滲透法「等於將我們直接入罪」

去年 6 月 23 日,數萬台灣人參與「拒絕紅色媒體、守護台灣民主」遊行,抗議親中媒體滲透,要求台灣立法院修法限制「紅色媒體」,矛投直指旺旺中時集團,包括《中時》、中視(中國電視公司)與中天電視。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表示,中共政府透過旺旺中時影響台灣人民,破壞台灣民主,要求台灣立法院跟進。

到去年 12 月 31 日,台灣立法院以 69 票對 0 票,三讀通過《反滲透法》,國民黨立法委員放棄投票以作抗議。根據《反滲透法》,任何人不得接受滲透來源(一般認為是針對中共政權)指示、委託或資助,從事競選活動。

而 X 透露,《中時》對「反滲透法」的內部說法是,「等於將我們直接入罪」。

與此同時,台灣傳媒《上報》報道,傳聞《中時》與國台辦秘密討論後,決定「停刊」抗議,「一方面拉高反對聲浪,同時也刻意營造《反滲透法》限制言論自由、『開民主倒車』的印像」。對此,《中時》批評《上報》內容「完全是記者的杜撰,絕非事實」,會控告《上報》。X 說,公司內部亦有主管向同事說明,消息屬誤傳,該報不會停刊。

記者:心在曹營心在漢

不過 X 不相信公司的說法,訪問中他多次批評公司,「年輕記者大部分都很不滿,我們每一天都說,自己是身在曹營心在漢。」不過在公司他們只屬少數,《中時》以中老年員工較多,35 歲以下的人,十個裡面可能只有一兩個。

而中老年人,大多認同公司政治立場。X 記得去年 7 月,蔡衍明曾親赴時報大樓,與員工舉行溝通大會。在會上,蔡衍明反擊坊間指《中時》收中共資金的評論,說﹕「共產黨有出錢、國民黨也有出錢、美國人有出錢、日本人有出錢。只要吃過旺旺的人都有出錢。」蔡衍明又說,「我跟韓國瑜是不熟的」,只是「認為這個人厲害、反應不錯」,「而且理念也相近」。X 憶述,當時「很多記者都都是站起來拍手叫好,覺得老闆夠真誠」。

「還有一位記者,非常樂意在網絡上跟網民吵架。每當他的文章出來,就會有很多人在 ptt 上轉發,然後他就去那裡留言,與人吵架。」

X 解釋,中老年人的泛藍立場,多是因為掛念以前國民黨的「光輝時代」。在七、八十年代,台灣經濟起飛,1978 至 1988 年間,年均經濟增長率達到 8%;90 年代平均經濟增長率也有 4% 至 6%。2000 年後,增長率則在 1 至 3%不等。

既然與公司立場不合,為何仍留在《中時》?「因為薪水比較好,這裡普遍薪水比其他媒體要好一點。」不過 X 亦說,他留在《中時》有一定內心矛盾。「有些人看到我們是《中國時報》,就說不願意接受採訪,或直接說﹕『我不同意你們的立場』。」

「其實《反滲透法》訂立後,我也覺得是時候要離職了。」他說。

0 views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  • Twitter - White Circle
  • Pinterest - White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White Circle

© 2019 by charitable Andy Pau